【前排提示:本文约6000字,其中很可能包含令人不适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色情暗示,果露以及性转等,请不要自行联想,代入】

【本文借用了一部分笔者在2020年写的东西,如不恰当,敬请谅解】

【如有任何部分与任何版规冲突,以版规为准,笔者接受任何合理修改建议,请勿把此文学当真】

干死你,数字布丁

1

苍白的老旧吊灯在头顶一圈又一圈地晃动着,在她的脸上划过忽明忽暗的阴影,锈迹斑斑的排风扇有气无力地转动着,吱呀作响。

她抬起头,感到一阵眩晕,柔和的灯光却刺得她睁不开眼睛。但是她知道,她知道那个人就在那里,冷漠地注视着自己。

她想要活动一下失去知觉的双手,但是她被牢牢地箍在了椅子上。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一颗颗滴落在地上,反射着零碎的白光。

要窒息了,她想,她想要大口呼吸。唾液不断分泌,却全部流到了口球上,她摆摆头,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的眼睛不自觉地模糊了,眼前的光影离她很远,又很近,光线打着转,变成了一个个漩涡,模糊的漩涡上划着暗色的斑纹,就像是烙印在体内的鞭痕一样,隐隐作痛。

那个身影便这样从漩涡里走了出来,那个巨大的身影遮住了炽热的灯光,她便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便是在这黑暗中,那个身影俯下身,粗重的呼吸撞击着她的耳膜,野兽一般宽厚有力的巨掌攥住了她薄薄的身躯……

她感觉自己的呼吸停止了,天地之间只有那身影粗重的呼吸和她加快的心跳。

“干死你,数字布丁。”

2

紫薯布丁从噩梦中惊醒,她一把坐了起来,床单上湿答答的,看了一眼手机,凌晨四点。室友的床空空荡荡,大概是出去鬼混不回来了。她慢慢下了床,打开了阳台门。

鹅黄色的路灯星星点点,夜空里悬着一轮黯淡的月,树影婆娑,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布丁用力地吸了口气,想把刚才的一切都忘记,她的心跳逐渐下降,她闭上了眼睛。

熟悉的吊灯,熟悉的椅子。

“干死你……

“干死你……

“干死你……”

数不清的声音在她脑中回响,碰撞,破碎,飞溅……

“妈个鸡,干死你!”

她突然大喊了出来,随后惊恐地捂住了嘴巴,巨大的声音在空旷寂寥的楼宇间碰撞,回响……

她跌跌撞撞地逃回房间,关上了阳台门,靠着门蜷缩在地上,她把头枕在膝盖上,眼泪渐渐润湿了她的衣角。

3

上课了,她准时走进了教室,高跟鞋在石板上踏出清脆的声音,她走上讲台,有条不紊地从包里拿出了……

该死,她竟然忘记带电脑了。

镐京大学最受本科学生欢迎的助教,平日里不拘言笑,一丝不苟的研究生,无数教师同学眼里的不可高攀的圣洁白莲花,竟然……忘记带电脑了……

她没有慌张,从容不迫地从包里翻出一本《龟类养殖月刊》,装模作样地翻开一页,高声道:今天我们继续讲分裂型六边形阵列超材料纳米吸收器……

她越讲越投入,凝神望去,四下里只有学生沙沙记笔记的声音,头上洁白的日光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该死,该死的日光灯。一切都在闪回,黑影,晃动的吊灯,碎片,窒息,禁锢和幽闭的感觉,排风扇吱呀作响的声音,那道身影的呢喃,敲打着她的神经。

“干死……”她无意识地发出了呢喃,但是很快醒悟了过来,她拿起手中的《龟类养殖月刊》,大声朗读道:“干燥剂在清理水池…电池阵列和超材料时…”

秒钟一步一步地蹒跚着迈向终点,她的嘴巴无意识地翕动着,仿佛是一条脱水的鱼。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她必须要说点什么,还有十分钟,五分钟,一分钟,三十秒,十,九……

她抓起所有东西一股脑塞进了包里,旋风一般冲出了教室,留下了一阵栀子花的香气。

4

她没有吃什么东西就回到了宿舍,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没有人,她的电脑就放在桌子上。她反锁上门,拉下所有的窗帘,瘫坐在电脑前发呆。

这只不过是一场梦,一场不断出现的重复的梦,她告诉自己,她试图说服自己。

她做不到。

她打开电脑,熟练地打开了星际争霸2,点下了搜索键。

几乎没有听到倒计时的声音,也没留心对面的id和种族,她突然就发现对局开始了。她熟练地编队编屏,控制着王虫飞向地图的各个点位。

绿色的狗池翻滚着,沸腾着,她点了点刚刚从孵化场里出来的女王。

小地图上划过一道红线,她懊恼地锤了下键盘,滚出了几个无意义的字符。她遇上了12D,她知道自己要输了。

她几乎要放弃抵抗,索性拉出了农民平a上去不再挣扎。嗯?不对劲啊,难道对手不小心右键了狗?她内心重新燃起了希望,既然如此……

对手的双手离开了键盘,她不得不将对手的建筑一个个拆光。她望着自己在对手家门口拍下的十个基地,感觉心中一阵舒坦。

Magicterran战败!为什么这个id这么熟悉呢?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考,是室友回来了吗?这个家伙,总是出门不带钥匙,要么就是不知道把钥匙丢哪里去了……紫薯布丁站起身,走到了门前,下意识地透过猫眼往外看。

她什么都看不见,猫眼似乎被手遮住了。

“咚咚咚!”

剧烈的敲门声突然再次响起,她被下了一跳。她拿出了手机,如果不是室友……

“哐!”宿舍的木门在这样恐怖的撞击下瑟瑟发抖,一层薄灰飘扬而下。

“哐!”

“哐啷!!!”

5

紫薯布丁缩在床下,手上的手机拨通了110的电话,她却发不出声音。

“哒。”

她先是看到一道黑影在走廊外灯光的掩映下逐步踏进了房间,她随后听到了鞋子在地板上啪嗒啪嗒的声音。

“哒。”

那是一双巨大的,墨绿色的洞洞鞋。

那道黑影……

“哒。”

“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

她听到她耳边传来轻轻的低语,粗重的呼吸,她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

她不敢回头,她就像是一只把头埋在沙丘里的鸵鸟,一只把头缩在龟壳里的乌龟,她紧紧闭着眼睛。

她感到一双巨掌牢牢攥住了她的肩膀,随后她被轻而易举地拖了出来,她闭着眼睛挣扎着,直到手狠狠撞到了床沿。随即那双魔爪放开了她,把她丢在了床上。

难道说……难道……

“啪!”一个响亮,疼痛,屈辱,恐惧,又带着些许愉悦的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警告!警告!以下内容可能包含引发呕吐,心脏病,高血压等不适症状!请酌情观看!未满18岁儿童请在父母的陪同下远离本文!!!如果在阅读过程中遇到以上情况,请立刻终止阅读,并咨询医生!】

【最后一次郑重警告!后果自负!】

6

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她什么都听不见。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微微睁开眼睛,她看见那道黑影,浑身上下穿着乌龟套装,冷冷地坐在床头盯着自己。

“干死你。”

她慢慢爬上了床,顺从地对着那黑影俯下身体。那黑影一把抓过了她,把她压在自己身上;她感到胸口和小腹越来越热,她的手在空中和床沿徘徊了许久,最后还是轻轻搭在了黑影那宽阔的背脊上。

那乌龟套装人深吸一口气,两只手就像是狡猾而粗壮的蛇,从套衫的下缘轻而易举地钻了进去。她的眉毛明显皱了一皱,但却没有睁开眼睛,而是把手从身下人的身上挪开,四肢就像是八爪鱼一样盘缩在他的身上。

在试探了几下以后,他的蛇便拾级而上,摸索到了棉料和皮肤相贴的地方,而后便从蛇转变成了毛虫:指尖高频率地一击即离,轮流接替的手指就像是在弹奏美妙的乐曲;她终于忍不住这样的瘙痒,开始扭动她的身体。

紫薯布丁感到似乎有一团火在她的周身燃烧,她喘不过气来,随着彼此的摩擦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灼热,她就是一条在沸腾的岩浆里沉浮的船,而炎魔,这八爪鱼似的炎魔用他长长的触手固定住了这条船,吐息着灼热的火焰。

所有的隔舱都在燃烧,船的甲板上四处蔓延着,渗透着灼人的橙色,坚硬的,不屈的桅杆却被肆虐在船上的炎魔一次一次地压倒在身下。这只巨章鱼怪挥舞着他的触手,抽打着行将支离破碎的航船,岩浆块,岩浆球,不,这是扑面而来的岩浆雨,是岩浆的浪潮!

她忽而又变成了一个水手,只是海水化作了汹涌翻滚的橙红,巨章鱼怪的触手好似是投石机一般向着颤抖的城市洒下雨点般的灼热,她一把抓住了那可怕的触手,但另外一条触手随即拍打而来,她用上了另外一只手将那东西固定住:这下他可就动不了啦!

但是她却没有算到他还有另一种可怕的,更为致命的武器:他长满了毒牙的血盆大口,她的手却是和他的触手牢牢地缠绕在一起了,动弹不得。他可怕的,涂满了剧毒涎液的牙齿缓慢却决绝地咬了过来,她看见了那只有和巨龙相比才会显得相形见绌的甲壳,还有那一口就可以绞碎所有航船和桅杆的舌头!

于是紫薯布丁就被巨章鱼怪死死地咬住了,不,这么说并不准确,或许应该说巨章鱼怪和她同时咬住了对方,现在它们两个就像是被吸盘吸住的猎物,都逃不了啦!她可以感觉到巨章鱼怪可怕的舌头奋力拍打着不堪一击的水门:她的牙齿。这时候她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是涎水!他的涎水从带着缝隙的牙齿一下便涌了进来,这下子这闸门可就成了摆设,于是这一道防线也失守了。紫薯布丁感到一股清凉从她的牙齿一直流向了喉管,她用舌头舔了一舔,却没有能感觉出有什么味道来。

两条舌头就像是游鱼一样你追我赶,不停地翻滚腾挪:从他的口器里纠缠到了她的嘴里,随后又反扑了回去…只剩下混合在一起的涎液流动着,发出滋滋的声响。

【再次警告!警告!以下内容可能包含引发呕吐,心脏病,高血压等不适症状!请酌情观看!未满18岁儿童请在父母的陪同下远离本文!!!如果在阅读过程中遇到以上情况,请立刻终止阅读,并咨询医生!】

7

“轰隆隆。”远处传来了阵阵压抑的雷声。近处和远处的低矮楼群切割这苍白的天空,外面树影摇曳,似乎是刮起了很强的风。风呼啸着穿过窗棂,发出呜呜的低鸣,她感到眼前一亮,伴随着“咔擦”一声紧接着是炸雷般的鸣响“轰隆!”

刹那间,她感到似乎大地都在抖动,窗不停地晃荡着,风不停呜咽着。

紫薯布丁站了起来,她被推搡着走到了全身镜前,然后映入她眼帘的就是一片白色:她一丝不挂,哦不,或者说只挂一丝地站着,这简直是要比闪电还要刺眼;灰暗的光下她略带栗色的长发随意地耷拉在肩头,发梢一直垂到了她若不是穿上内衣几乎察觉不到的丘陵,纤细的侧腰分成了泾渭分明的明暗两色-她甚至能看到微微起伏的平坦小腹上浅浅的肚脐。她的下半身则被昏沉的暗色笼罩,只有小腿肚和光洁的脚踝支在阴影外。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小腹里燃烧,就像是方才电闪雷鸣交加的声响一样,她直起了身子,她露出了狡黠的笑。

“干死你。”

“我水多,来干我呀。”

“轰隆隆!”雷声又一次击中了大地,风似乎越来越大,灰尘,枝桠,散落的叶片和尘土都纷纷扬扬地在空中打转,在纱窗上蹭出了沙沙的响声,云层开始越来越浓厚,仿佛要把一切都压垮,树丛在猛烈的风中不断摇晃着,灰绿色的浓密枝叶在空中舞蹈,她只听见越来越近的闷雷如同渐进的鼓点轰然作响,倏尔明亮的闪电一次一次照亮暗沉沉的大地。

那黑影一把扑了过去,把她摁倒在了灰暗色的床上。

窗外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随后滴滴答答的声音由小变大,从稀疏变得密集,然后变得越来越疏密,几乎都连成了一个声音。

下雨了。

8

他的手并没有在她微凉的光滑躯体上摸索太久,象牙雕琢般的苹果在掌心和胸口间来回厮磨着;他轻轻啄咬着她鲜红的嘴唇,直到她的躯体越来越热,直到她在不停地颤抖,直到窗外的雨声越来越急,风声越来越紧……

“轰隆!”她的眼前白光一阵一阵的闪过,耳旁雷鼓齐鸣,她感到一条灼热的河流在身下流淌,仿佛火焰一般的雨点在周身不停燃烧。

“轰隆!”一声炸雷突然鸣响,刹那间白色的天际几乎被浓密的雨珠所布满:仿佛是银色的线,仿佛是白色的箭,所有的水珠都粘连在了一起,猛烈地打向在风中摇曳的树-所有的叶片都在颤抖,雨珠从叶尖滑到了枝干,又滑到了苍翠的草地上;所有平日里扑腾的飞鸟都消失了踪影,每一个坑洼都跃动着汹涌的涟漪,不停有新的雨珠砸在其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所有的树丛都随着猛烈的风四处摇摆,强劲的风卷起了所有的枝叶,把它们卷向了高高的苍白色天空-而后又狠狠地坠落下来,甩在水花四溅的大地上。

窗户上一道又一道的水痕逐渐汇集成雨水的河流,雨水的汪洋大海,方才干涸的河道瞬间被新落下的雨珠填满,所有的景物都变得模糊了起来,只有雨珠落在枝叶上发出的啪啪的响声。

风向突然地改变了,连结成了一片地雨珠改变了方向,转而留下一条条倾斜的沟壑,小树在滂沱的雨珠下呻吟着,在狂风的冲击下摇摆着……

不知过了多久,狂暴的雨声似乎渐渐平复了下来,猛烈的风也渐渐止息,浓厚的云翳也似乎散了开来,透出一点薄薄的光晕。挂在枝叶上的雨珠刹那间都反射出了晶莹的色彩,突然划过天际的闪电后纷至沓来的是渐渐变远的雷鸣,在靠近远处的树冠上出现了一道若隐若现的彩虹,从树梢一直蔓延到了很远很远的田野;田野上便是青翠的草色,在隐约的阳光下显露出忽明忽暗的光泽。

可怕的暴风雨行将过去了!大地的每一个毛孔都透出雨后清新的气息,阳光也渐渐从云层里探出头来。

“干死你。”

“就这?”

“吹,毛。”

忽然天色又一次黯淡了下来,青灰色的云搅动着,翻滚着,小树布满了雨露的枝桠颤抖着指向又一次聚拢的云层,但是什么也阻止不了了-终于,闪电,一个紫色的,球状的电浆球滚落下云端,砸在了原野上!

“哧嚓!”紧随着便是震耳欲聋的雷鸣!

“哐啷!”

“轰隆隆!”滂沱的,淋漓的雨水终于倾泻而下,如同是黄浦江汹涌澎湃的水流,如同是钱塘江咆哮怒吼的浪潮,一头撞在了风中不停飘荡的小树上!雨珠飞溅的声响,枝桠弯折的声响,叶片翻飞的声响,连同着她带着哭腔的呼喊,一齐响了起来,所有的雨点,所有的雷鸣电闪,风声和雨珠的碎片,所有的水流和汗珠,都在雨中熊熊地燃烧起来,大颗大颗地砸在了她微微透出潮红的身体上…

闪电和雷鸣最后一次划过天际,随着隆隆的雨声的鼓点,她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轰隆!”雷鸣砸落,她的身体也随之一抽,再一抽,便彻底的没有了气力,栽倒在了床上……

夏季的雨说来就来,说去就去,仿佛没有一丝曾经如此猛烈过的痕迹,只有已经湿透的地面和窗上一道又一道的水痕诉说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初霁的傍晚,只有雨珠不断从叶片上缓缓滑落,滴落在了地上的声音,连绵不绝。

10

紫薯布丁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昏过去的。

她只记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被绑在床上打星际。

她不记得自己赢了还是输了,或许既没有赢,也没有输。

她睁开眼睛。

苍白的老旧吊灯在头顶一圈又一圈地晃动着,在她的脸上划过忽明忽暗的阴影,锈迹斑斑的排风扇有气无力地转动着,吱呀作响。

她抬起头,感到一阵眩晕,柔和的灯光却刺得她睁不开眼睛。但是她知道,她知道那个人就在那里,冷漠地注视着自己。

她想要活动一下失去知觉的双手,但是她被牢牢地箍在了椅子上。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一颗颗滴落在地上,反射着零碎的白光。

要窒息了,她想,她想要大口呼吸。唾液不断分泌,却全部流到了口球上,她摆摆头,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的眼睛不自觉地模糊了,眼前的光影离她很远,又很近,光线打着转,变成了一个个漩涡,模糊的漩涡上划着暗色的斑纹,就像是烙印在体内的鞭痕一样,隐隐作痛。

那个身影便这样从漩涡里走了出来,那个巨大的身影遮住了炽热的灯光,她便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便是在这黑暗中,那个身影俯下身,粗重的呼吸撞击着她的耳膜,野兽一般宽厚有力的巨掌攥住了她薄薄的身躯……

她感觉自己的呼吸停止了,天地之间只有那身影粗重的呼吸和她加快的心跳。

“干死你,数字布丁。”

カテゴリー: 114514

2
コメント

avatar
2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2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2 Comment authors
CA9526kt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CA9526
Guest
CA9526

野兽一般宽厚有力(指先辈使用软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