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北澤19日訊,GMT+9)今天早上7時,下北澤沼氣泄漏調查委員會在測量沼氣密度後,批准18名調查人員在穿戴YJS-1919型池沼防護服後進入事發地點對沼氣泄漏進行調查,並調派多5名池沼科醫護人員和15名調查人員在外待命。

即使穿上了防護服,我們還是可以感覺到泄漏地點十分惡臭。進去了以後,我的三位同事開始發出野獸的叫聲。「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們立即把他們送到了在工廠入口待命的其他同志。「我不怕,我們要微笑面對它,奧利給!」我對他們說道。

奧利哈給佐夫,俄裔調查人員,2020年由俄羅斯池沼協會派遣至此進行為期2年的實習

根據調查部隊的觀察,廠內沼氣的密度是國際安全標準的1919.810倍。4座沼氣儲存槽均受到了嚴重的破壞,尤以最先泄漏的3號儲存槽最為嚴重。參與本次調查的池沼專家赫利 · 托爾先生表示:

臭死了。

赫利 · 托爾

根據托爾先生的推測,893kg的沼氣有75%來自3號廢料儲存槽,其餘的20%來自2與4號儲存槽,5%來自1號儲存槽。他也表示,本次的沼氣泄漏並不是因為爆炸而導致的,並且泄漏孔雖大,但卻沒有衝擊的痕迹,因此他認為這次的泄漏是有意的鑿孔引起。據計算,整座廢料處理廠的沼氣總質量為5噸。若全部泄漏,可導致方圓100公里內的地區受沼氣污染。

幸好最大的1號廢料儲存槽沒有大泄漏,不然整個東京的1000萬人都會被雷普。

赫利 · 托爾

全部3位身體不適的調查人員已送往下北澤醫院。

田所浩治,下北澤沼氣泄漏調查委員會會長

(下北澤日報馬來西亞采編部 CA9526)


头像

CA9526

下北泽日报马来西亚采编部记者,新闻提(灵)供(感)请联络:bilibili: 481716292或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说点什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