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王领一群野兽、铃木、阿蟹等,分派了君臣佐使,朝游木毛山,暮宿野兽邸,合契同情,不入飞鸟之丛,不从朴秀之类,独自为王,不胜欢乐。

  田野王享乐天真,何期有二四百载。一日,与群猴喜宴之间,忽然忧恼,泪,脱了出来。众猴慌忙罗拜道:“先辈何为烦恼?”田野道:“我虽在雷普之时,却有一点儿远虑,故此烦恼。”众猴又笑道:“先辈好不知足!我等日日欢会,在仙山福地,古洞神洲,不伏谷冈辖,不伏凤凰管,又不伏人王拘束,自由自在,乃无量之福,为何远虑而忧也?”猴王道:“今日虽不归人王法律,不惧禽兽威服,将来年老血衰,暗中有阎王老子管着,一旦身亡,可不枉生世界之中,不得久注天人之内?”

  众猴闻此言,一个个掩面哼哼,俱以无常为虑。只见那班部中,忽跳出一个远野后辈,厉声高叫道(世界级美声):“先辈若是这般远虑,真所谓道心开发也!如今野兽之内,惟有三等名色,不伏阎王老子所管。”猴王道:“你知那三等人?”猿猴道:“乃是佛与仙与神圣三者,躲过轮回,不生不灭,与天地山川齐寿。”猴王道:“此三者居于何所?”猿猴道:“他只在下北泽之中,古洞仙山之内。”猴王闻之,满心欢喜道:“压力马斯内!”噫!这句话,。众猴鼓掌称扬,都道:“你是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啊,啊啊啊啊!我等明日雷岭普山,广寻些果品,大设筵宴送先辈也。”

  次日,众猴果去采仙桃,撅异果,撅山药,撅黄精,芝兰林擒,瑶草木毛,般般件件,整整齐齐,摆开石凳石桌,排列仙酒仙肴。

  群猴尊田野王上坐,各雷普肩排于下边,一个个轮流上前撅酒撅花撅果,痛饮了一日。次日,田野王早起,教:“小的们,替我折些枯松,编作筏子,取个竹竿作篙,收拾些果品之类,我将去也。”果独自登筏,尽力撑开,飘飘荡荡,径向东京湾中,趁天风来渡下北泽地界。这一去,正是那天———1919年8月10日。

  也是他运至时来,自登木筏之后,连日东南风紧,将他送到西北岸前,乃是下北泽地界。持篙试水,偶得浅水,弃了筏子,跳上岸来。只见海边有人撅鱼、雷雁、普蛤、淘林擒。他走近前,弄个极霸矛,吓得那些人丢筐弃网,四散奔跑。将那跑不动的拿住一个,剥了他的衣裳,也学人穿在身上,摇摇摆摆,穿州过府,在市廛中,撅人礼,撅人话。朝餐夜宿,一心里访问佛仙神圣之道,觅个长生不老之方。见世人都是为名为利之徒,更无一个为身命者,正是那————————

 

カテゴリー: 114514

アバター

inm先进省の首府の屑

下北泽日报驻广州记者,有消(灵)息(感)请撅[email protected],文章发出后将得到感(雷)谢(普)

コメント

avatar